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澳门金沙网上注册 > 正文

【专访】学者陈浩武透过石门坎谈发掘基督教的社会救赎意义(下):基督教文明在现代化转型中的角色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时间:2018-05-15

陈浩武在2015年伯格理教育思想研讨会做开幕致辞。(图:基督时报资料图片)

陈浩武在2015年伯格理教育思想研讨会做开幕致辞。(图:基督时报资料图片)

(续:【专访】学者陈浩武透过石门坎谈发掘基督教的社会救赎意义(上):石门坎给乡村建设带来的启迪)

从伯格理与石门坎对乡村建设的启迪出发,陈浩武的思考不仅仅局限于此,他由此延伸开去,进深到以一个更宏观的角度,探索与考察宗教信仰对社会转型和社会治理的深远意义。

过去近200多年来,中国这个古老的文明大国亦面临着现代化转型。早在20世纪初,李鸿章就曾发出“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感慨。时至今日,中国已然在现代化之路上寻求着经济、国防、科技等硬件的勃兴并已取得令人瞩目的长足发展,与此同时,人类社会的复杂性在于人类除此之外,亦需要信仰、道德与伦理的支撑。

陈浩武回溯人类文明发展史,尤其是现代化转型的历史经验,感慨颇深。他认为,中国社会在经济发展的同时,切不可忽视宗教与伦理的深远角色。因为熟稔于基督教文明如何参与和促进了人类社会现代化转型的历史,陈浩武将目光聚焦于当下,以社会学和历史经验的角度出发,认为基督教文明也可为今天中国的现代化转型提供一种独特的社会救赎意义。

年过六旬的他以从自己的人生阅历出发,谈到他对“信仰”二字的认识,他说“信就是价值的确认,仰就是灵魂的皈依”,人不仅需要科学类的知识,更需要关于生命的知识,前者可以说是我们头上的星空,后者则是人对生命的态度,就是“信仰”。

“你只有确立了对生命态度的时候,才会在这样的价值基础上有灵魂的皈依,这是信仰。如果每个国民都有对自己价值的确认,然后完成自己精神的托付、使你的灵魂有所皈依,这个国家就是文明的健康的。”陈浩武如此说。

基督时报:您在对于石门坎的多次介绍中都很坦率和直接地强调基督教信仰和文化在其中扮演的深远角色,而您在谈到解决时下中国社会许多危机时也从不讳言自己对于基督教信仰对社会和文明更新的看好。就您个人而言,您不是一位基督徒;与此同时,您是一位社会学者,这也意味着看待很多事情时常常会怀有一种批判性的视角。所以,饶有意思的是,作为一个非基督徒的社会学者,您对基督教却表现出一种明显的温情,而且您认为基督教可以带来一种“社会救赎”的意义。您可以分享一下,为何您会对基督教持有这样的态度呢?您认为基督教可以给当下的中国社会带来一种怎样的意义呢?

陈浩武:这其实正是我的思考所在。这些年我一直思考的就是两种不同类型民族国家的现代化转型。

那么,有哪两种不同的民族国家的转型呢?

第一种是欧洲国家,比如英国、法国、意大利等,大多是以基督教文明为主体西方民族国家。回顾它们现代化转型的过程,首先从14世纪中世纪走出来的第一步就是文艺复兴,就是解决了人从教会中世纪的黑暗走出来,来完成人的主体价值的上扬和人的自我解放。有人认为文艺复兴是对基督教的反动,我认为这样的观点是错误的。文艺复兴反对是教会,而不是反上帝,反对基督教信仰,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因为中世纪的黑暗恰恰是当时的教会垄断了人灵魂皈依的通道,所以导致了教会腐败,我认为这次运动对于奠定整个欧洲的精神状态和把人解放出来意义重大。

第二步就是16世纪的宗教改革,马丁路德反对的就是教会这类中介机构利用对人进天堂路径的垄断而获取财富,他反对天主教卖主教位置、卖赎罪券,他提出的“因信称义”就是说人能否成为上帝的义人,只要有对上帝虔诚的信仰就够了,这又是一次解放。

第三步就是之后的启蒙运动,卢梭代表民主、伏尔泰代表自由、孟德斯鸠代表法治、一直到康德,他们完成了一个所谓的“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在科学领域我们把上帝赶出去,在精神领域我们把上帝请回来”,完成人们对基督信仰虔诚的一个过程,最后才走到17、18世纪的产业革命。

这种社会转型就是哈耶克所说的“自发秩序”。虽然哈耶克说到“自发秩序”是指市场经济,但是我认为还可以从一个更广的层面上理解“自发秩序”的形成。这种“自发秩序”是通过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启蒙运动,最后到产业革命,完成了整个现代化的转型,这个转型是一种非常自然的过程。就是说,这些国家的现代化转型是一个自然演进的过程。

那么,这个转型完成了什么呢?两点,也就是我们怎么判断一个社会现代化成功的转型的两个标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02-2021 澳门.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