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澳门金沙网上注册 > 正文

耶路撒冷另一面:基督教与穆斯林教和谐相处(2)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时间:2018-05-16

难道这便是我来到圣城耶路撒冷所遇到的圣迹与天光?事实好像就是这样的。上坡下坎,又由于腿疾,疲惫地行走在耶路撒冷的街道小巷,我为这座历经纷争、战乱、死亡、杀戮而又不断重生的古老城市感叹。耶路撒冷建在一个海拔800米左右的山丘上,老城,据说仅有一平方公里。就在这一平方公里的城里,由于历史、也由于宗教,分为四个区。一、穆斯林区,二、基督教区,三、犹太教区,四、亚美尼亚区。我从穆斯林区走进耶路撒冷。老的城墙与城门,据说是奥斯曼帝国的遗存,阿拉伯文字,我一字不识,但我知道它是阿拉伯文,它那线条独有缠绕,给我不懂这种文字的人一种美感。石头嵌入的呈尖形的圆形门拱,一看便知,这是清真的建筑风格。如果我没有来过耶路撒冷,我是不会知道这穆斯林区竟然是耶稣蒙难之后所走过的“苦路”所有路程。所谓苦路14站,是十七世纪方济会士圣利安纳(St.Leonard),为了宣传传播进一步确立耶稣基督的苦难与伟大所从事的宗教大计。在沿着穆斯林区曲里拐弯或爬坡下坎的街区与小巷中,罗马字从Ⅰ(1)开始,Ⅱ,Ⅲ ……直到XIV(14)铭刻在穆斯林区不同的地方。一些地方还有耶稣受难时的故事的一些传说,譬如耶稣背十字架休息地方的脚印、耶稣的手印等。一站一站地前行,耶路撒冷城区的内容和风景便在脚下与眼前展开。终于在一个小山顶上,圣墓教堂(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又叫复活教堂Church of the Resurrection)到了。

当那些虔诚的信众,在一吻或一抚基督复活的那块石前,排起长队,我才发现,此地的中国游客,不像满世界旅游地那样,在这里成了少数。我不是基督教徒,我来到耶路撒冷,来到耶稣曾走过的苦路、来到耶稣死亡又复活的教堂,不是为了朝圣,而是感受一个影响世界两千多年或者还将继续影响世界和人类的宗教力量。当我看到一队朝圣团体,在领队的领唱下,整齐的歌声,轻缓而又庄重地响起时,我的心也就安静了下来,聆听这圣洁与虔诚的乐曲。

等这个团队离开这一区域时我才离开。最让我惊诧的是,在一间正在维修暂时封闭的礼拜堂里,打扫清洁的女性竟是穆斯林女性。这位清洁工的衣饰是黑纱裹头黑袍曳地。我之前的阅读,我之前的一般认知,基督、穆斯林两教,好像水火不容。不期而遇,却在耶路撒冷,在耶稣死亡并复活的14站苦路的街区与小巷、在圣墓教堂,亲见到了这般的场景。

我对圣城的三大宗教没有过深入的研究,或者说我就是耶路撒冷的一个行色匆匆的过客,但当身处其中时,会觉得历史与宗教的各种陈迹、纠纷与纠缠,以及各种媒介的鼓噪,或许不是真的。尽管我知道,也许我亲见的也不是历史与现实的本质与真相,毕竟,从我一个外来游人的此时此地的观感,我对历史和宗教,以及对人性本身有了另外一种思索。耶路撒冷,三千年来,经过多个帝国铁蹄所践踏,经过多种宗教纷争所折磨,进入二十世纪,又经多种势力所争夺,在我的印象里,当是满目疮痍,却未曾想到,在一个如此神圣的小城,世俗地生活着不同信仰的人,如此热情且大度宽容地接待着八方游客。卖纪念品的小店、热咖啡的小铺、新鲜欲滴的水果小摊,一个接一个地与游人同行。运货独有的四轮小卡车、四轮的拖拉机,以及声音很响的摩托车,在拥挤的小街上行进,没有警察、没有城管。摆摊的、开车的、游人,各行其道,实在不行,彼此间让一让。我生活的城市,这般拥挤而又这般秩序,简直不可想象。但这就是耶路撒冷老城街区的图景,真实的图景,且世俗也和谐的图景。穿穆斯林长衣长袍的、穿犹太教正教黑衣的,穿西服的、穿花里胡哨旅游装的,东亚人、中亚人、西亚人、欧洲人、非洲人,本地人、外地人,男人、女人、小孩、大人,拍照的、问路的、购物的,干事的,熙熙攘攘,摩肩接踵。

4 一张地图上的历史交集

当然,这不是我看到的耶路撒冷的全部。

在一个名为BULGHOURJI的亚美尼亚区里吃的午餐。午餐后的行程就是哭墙。哭墙的学名叫西墙(Western Wall),哭墙是犹太教的圣迹,据说已经有2000多年的历史。 在与BULGHOURJI餐厅对门的街口小巷处,在印有英文、阿拉伯文和希伯来文的路标的旁边,贴着一张斑驳的地图。地图中央印有ARMENIAN。但我犯愁,“Armenian”这一区域极像今天的土耳其。北是Black Sea(黑海),陆地的细颈处是Marmara Sea(马尔马拉海),但就是找不到伊斯坦布尔(Istanbul)。伊斯坦布尔,一年前我到过。我知道,伊斯坦布尔地跨亚欧,博斯普鲁斯海峡(Bosphorus)以东是亚洲,以西是欧洲。但这张地图上却没有Istanbul这个地名。就在我准备离开时,好奇心救了我。在Bosphorus处,看到了Constantinople。终于想起。Istanbul的前名就叫Constantinople(君士坦丁堡)。这才恍然大悟,这块标有亚美尼亚的大陆,原来并不完全是如今土耳其的领地。亚美尼亚的历史,大约可以追溯到2500年前。它的疆域,经波斯帝国、罗马帝国、蒙古人、拜占庭时期、奥斯曼帝国等,时亡时兴、时大时小,其宗教也因入侵者占领者而变易。从历史来看,亚美尼亚一名比土耳其久远,在阿拉伯人没有入侵(公元七世纪后期)前到九世纪,今天土耳其东部的大部分区域是亚美尼亚的领地。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千多年,在耶路撒冷的一个街区小巷、在亚美尼亚人开的餐厅对门街口,一张在当今土耳其与亚美尼亚交界的偌大区域的地图上,居然印有“Armenian”的标识!可见历史的记忆何等的沉重又何等的厉害!同时,也可见现实何等的复杂又何等的纠结!

5 哭墙前的小学生

来到了哭墙。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02-2021 澳门.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

Top